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商家快报 > 正文

    故事:她被他忘记了,她却要跟他的弟弟去试婚纱

    信息发布者:qy13211106681
    2020-05-11 14:58:33     浏览:0

      掌阅文学

      第4章 低头不见抬头见

      眼睛定格在温言优的床头柜上放置的本子和笔,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流的途径。

      而温言优不懂她的意图,只好皱着眉头等待着她。

      “对不起,我的声音天生缺憾,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跟你交流。我希望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你可以不要告诉你大哥,作为交换,我会帮助你跟我姐姐在一起。”顾怜怜迅速的在本子上写了一行清秀的小字。

      然后交给已经等不耐烦的温言优。

      温言优草草过目,但心中却是一沉。

      虽然他很厌恶面前这个为了得到荣华富贵不择手段的女人,但是对于她天生的缺陷自己还是略带着同情的。

     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她说她会撮合自己跟顾谊琦。

      这一直都是自己很向往的事情,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对顾怜怜的态度也稍微的缓和了下来。

      “那么成交,你要记住你说的话,放心,只要你做到了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,即便我大哥看不上你,我也一定会给你介绍别的有钱人家的少爷。”温言优爽快的接受了条件。

      虽然温言优本性不坏,但是却心直口快,也正是这样,才戳痛了顾怜怜柔软的那颗心。

     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顾怜怜不得不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回到属于“自己的房间。”

      虽然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可是心中却没有一点愉快,她到底弄不懂为什么,自己的亲姐姐要对自己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,更不知道来如何帮她找一个理由来宽慰自己。

      精致的脸蛋上挂满了晶莹,不知不觉中,顾怜怜便这样的进入了睡梦。

      一大早,温言辞便觉得口干舌燥,虽仍觉得睡眠不足,但还是挣扎的起了床,一杯开水下肚之后,揉着有些痛感的脑袋下到了餐厅找食物。

      却不巧,碰到了正在进食的顾怜怜。

      此刻她的脸色已经略有红润,正端着杯子小口的喝牛奶。

      他思量了一番,到底还是接受了现实,所以此刻,她准备用最大的努力以及最坏的打算来听天由命。

      而一早出了房门便开始佯装淡定的她,却在再次遇到温言辞之后显得极为的不自然。

      浑身一颤,手中的牛奶差点洒到自己的身上。

      她不知道,昨晚那样迷醉的温言辞究竟是否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,即便窘迫,她还是冲着温言辞抿了抿嘴唇,以做试探。

      还好,温言辞对昨晚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,在酒精的强烈作用下,那段浅短的记忆已经被抛诸脑后。

      而他更有兴趣的是,为何在温家大宅,会出现一位长相这般精致且纯情的女孩。

      “你是谁?我怎没有见过你?”温焰冬一脸的疑惑,盯着眼前朝自己抿唇一笑的顾怜怜眼睛不眨一下。

      这句话乍一听倒是让她喘息了一口气,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点哀怨,要知道哪走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的男人,居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问自己是谁,听起来都觉得好笑。

      顾怜怜的眼神略显哀伤,眼睛看了看温焰冬,低下双眸点了点头,没有说一句话,便准备转身离开。

      她的举动让温焰冬更是好奇,在他看来,还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对自己不理不睬,甚至连声招呼都不打一声,他温焰冬是谁?这是在谁的地盘上?她居然这么不懂规矩?

      “喂?我跟你说话呢?站住、站住!”房间里回荡着温焰冬的声音,那声音虽然不是大怒,但是已经让人闻到了火药的气息。

      顾怜怜不是先天的残疾,耳朵好使的比正常人还好使,听着温焰冬的吼声,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,仿佛昨晚的事情再次呈现一般,那种男人霸道的气息,让她有些惶恐不安。

      看着顾怜怜停下了脚步,温焰冬这才走了过去,围着顾怜怜转了几圈,看着她清秀的面孔,这心中还真有一丝怜悯,但是只顾于观看顾怜怜容貌的温焰冬,却丝毫未察觉到,此刻的顾怜怜双手扭在一起,手指都被拧红了。

      “你跑什么啊?你没听见我问你话吗?你是谁?怎么会在我家?”温焰冬冰冷的话语中充满了命令口吻。

      顾怜怜滴着眼眸,沉默着、沉默着,不知道过了有多久,她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,紧接着又点了点头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眼前这个冰冷的男人一个回答。

      只是温焰冬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回答,心中不由得恼怒起来,手指狠狠的勾住顾怜怜的下巴,眼神中充满了愤怒“你就算是个哑巴,好歹也要点点头或者比划几下吧?嗯?”

      顾怜怜被勉强的抬起了脸,本身不敢看温焰冬的眼睛的,只是此刻温焰冬的举动,正好让自己看到了他的面孔,天啊!自己怎么会再次见到他?而且还是这么近的距离,他的面貌轮廓看的是一清二楚。

      此时的温焰冬被顾怜怜的眼神惊住了,那黑又亮的眼睛里充满着哀伤,仿佛自己此刻的所作所为,伤了她的心一样。

      忽然感觉身上一阵不爽,温焰冬连忙松开了顾怜怜的下巴,自己则转过身去,双手放在口袋里干咳了一声“咳!”

      只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事情还没有完成,他转过身来再次看了看顾怜怜,却发现此刻的她像刚才一样,低下眼眸沉默着,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般楚楚可怜。

      “你?”温焰冬想要开口说什么,但是却犹豫了片刻,眼神不确定的凝望着顾怜怜,许久才开口问了一句“你知道我是谁吧?对吗?”

      顾怜怜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呢?只是。只是自己却要假装不认识,甚至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似乎只有这样,自己才可以保全自己。

      想到这些,顾怜怜连忙摇了摇头,不、是使劲摇了摇头,似乎摇头的幅度小了,就会被人看出破绽一样。

      “你我。”温焰冬植物了半天,手指从口袋里出来举上了半空随后又落了下来,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,只是他脸上的那种纠结的神情,顾怜怜浑然不知,而在不远处的一双眼睛却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      “哥,你醒了?”温言优站在一个角落里已经按奈不住了,他不知道顾怜怜又在对自己的大哥耍什么花招,因为大哥已经跟往常有些不同了。

      为了阻止这个女人继续勾引自己的哥哥,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出面阻拦一些什么事情,更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哥哥,这个女人的位置,只有这样,这个女人的目的才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达成。

      听到弟弟的声音,温焰东的思绪立马清醒了几分,转过身来笑着看着走过来的温言优“言优啊?呵呵。昨天我又喝多了。”说着话,温焰东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,已做解释。

      而站在一旁的顾怜怜,此时此刻已经灰溜溜的站在了温言优的身边,依旧低着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      温言优先是看了一眼顾怜怜,口中隐忍的狠话刚想说出口,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了哥哥的目光,为了不让这个女人再次引起哥哥的注意,温言优笑了笑拉着顾怜怜的手“哥,我还没有跟你介绍呢,这位是怜怜,我的未婚妻,现在暂时住在咱们家,我们会在半个月之内举行婚礼。”

      听到这么震惊的消息,温焰东着实吓了一跳“什么?你?结婚?”温焰东的手指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晃动了几下,随即大笑了起来“哈哈。我说言优,这玩笑你可开大了啊,你的做事风格我还会不知道?更何况这个女人我从来没见过,你怎么可能和她结婚呢?”

      “呵呵。”温言忧皮笑肉不笑的动了动脸上的肌肉,握着顾怜怜的那只手,不由得加重了点力度,以发泄心中的愤怒,只是说话的语气依旧那么平静“哥,你有所不知,我昨天也喝多了,稀里糊涂的喝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,结果人家赖上我了,不过话说回来了,男子汉吗,敢作敢当,我就答应了娶她了。”

      听着弟弟的讲述,温焰东对眼前的这个青春女子顿时刮目相看,若是以前自己立刻就会给她戴上一顶攀富卖身的高帽,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,却始终让自己无法于那种女人相关联,不知道是自己喝多了酒还未清醒,还是自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。

      “哥?哥?”温言忧喊了几声正在发呆的温焰东,这样的温焰东可是很少见到的。

      “啊?”温焰东回过神来,朝着弟弟笑了笑“呵呵,是吗?那么我可要祝贺你了,咱家一直盼着有人早点结婚,给温家延续香火,没想到等了这么多年,我没指望上,到让你捷足先登了。”

      看着温焰东脸上的笑容,温言忧忍不住说了一句话“哥,到时候你给我做证婚人?”

      “什么?我?证婚人?”温焰东指着自己的鼻子楞了许久,然后大幅度的摆手摇头“不、不、不,那句对不行,你要是让我给你当司机,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      “哥,瞧你小气的,那司机多的数都数不过来,再说让你给我当司机,那不明摆着让我挨骂吗?”温言忧和往常一般和温焰东玩笑着,完全忽略了一旁的顾怜怜,还有已经趁机逃脱自己手心的那只小手。

      玩笑归玩笑,温焰东不考虑别的,只是每当眼睛看到顾怜怜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时,自己就会忍不住的升起一丝怜悯之心。

      “不过。”温焰东沉默了片刻还是开了口“言优,这个女人真的是赖着你和你发生关系然后又要嫁进我们家来的吗?”

      “嗯?”温言优愣了一下,会转了一下脸看了看顾怜怜,朝她摆了摆手“你上楼去吧,我跟我哥有话要说。”

      此时的顾怜怜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使劲点了点头朝楼上奔跑而去,她不敢再呆片刻,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听到什么有关自己的侮辱以及诽谤,虽然自己没有办法解释清楚,但是那些话却可以将自己的心脏戳破。

      “言优,怎么了?还有什么事情隐瞒吗?为什么让那个女人回房间啊?”温焰冬对弟弟温言优的举动感觉很是好奇,还有顾怜怜刚才离开时的神情,那分明不是一个为了财富舍身的女人的神情,再有刚才两个人议论了她许久,却听不到她任何的反驳与不满,这似乎很奇怪。

      “呵呵。”温言优轻笑了一声,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,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,沉默了片刻之后编造了一个故事出来。

      “哥,你猜想不到她是谁?”温言优卖着关子看着眼前满脸疑惑的哥哥的反应。

      关子越卖越深,温焰东越发的好奇起来,坐在弟弟的对面仿佛在倾听一件重大的事情一般“怎么了?这个女人的来历有什么不同吗?还是什么?她到底是谁?”

      “呵呵。”温言优皮笑肉不笑的抖了抖手中的烟灰,眯着双眼,内心憎恨无比的说着“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她就是顾家的女儿,为了得到咱们家的资助,她不惜一切代价来找了我,并且趁我喝了酒跟我发生了关系,现在她们家人都知道了,我若是不肯的话,那么事情有可能闹大。”

      说着话,温焰优的眼角余光,时不时的注意一下对面坐着的哥哥,随后继续陈述着这件事情的缘由。“哥,长辈们不是打算让你娶顾家的女儿吗?现在好了,我替你解决了燃眉之急,你也不会被束缚了。”

      当温焰东知道这个女人的计谋时,心中不发也有点鄙夷,只是弟弟阴差阳错的为自己扛下了联姻的事情,真是觉得有点对不住他,温焰东一向冷漠,只是与弟弟的关系上却大不相同。

      此时此刻自己也不可能强行扛起这件事情,而自己所能做的,就是看看有什么帮上忙的而已“言优,真是难为你了,你放心,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,尽管跟我说,我一定会赴汤蹈火的。”

      “切!”温言优嗤鼻而笑“什么啊?这都什么啊?咱兄弟还需要赴汤蹈火吗?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啊,更不需要赴汤蹈火了。”

      “也对!”温焰东点了点头,嘴角处扬起一丝微笑,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江湖片看多了。

      兄弟两个难得的长谈了许久,而在他们相谈之际,楼上的顾怜怜,此刻仍旧是坐立不安,怎么能安稳下来呢?一天的时间发生这么多事情,自己要怎么应对?回想起昨晚那个后妈说的每一句话,还有姐姐的警告,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?

      “咣当!”在这个时候,顾怜怜的房门被狠狠的推开了,那清脆的响声,让顾怜怜为之一颤打了个哆嗦。

      眼睛猛然看相门外处,只见此时的温言优没有脸上面容那般温文尔雅的表情,有些凶悍的站在那里,看着自己冷冷的说了句“走吧,跟我试婚纱去。”

      本文来自小说《小白花抢婚记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
    居民评论
    声明 本文由小区港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小区港仅提供信息发布和存储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小区港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

    成功加入购物车

    关闭